blog

恐龙骨细胞的分子分析表明存在内源性分子

<p>G:在SEM下,来自MOR 1125的大量细胞被认为与脱矿质基质密切相关</p><p> H:更高的放大倍数表明所有细胞都有菲利普的残余,并且表现出很大的形状变化</p><p> I:来自T.rex的单个骨细胞在细胞的一些区域中显示出细长的形态和更长的丝状伪足(箭头)</p><p> J:MOR 2958纤维基质上的三个成簇骨细胞(箭头).K:纤维基质空隙内的单个骨细胞</p><p>可以看到菲律宾与纤维基质(箭头)缠绕在一起</p><p> L:大骨细胞和基质</p><p>图片:Schweitzer等</p><p> 20年前,玛丽史威泽发现她发现了一片只能被描述为恐龙骨片中红细胞的影响</p><p>这似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有机残骸不应该能够在石化过程中存活下来</p><p>大量试验表明球形结构是来自6700万年前暴龙雷克斯的血细胞</p><p>在接下来的几年里,Schweitzer和她的同事发现了更多的软组织,可能是血管或羽毛纤维</p><p>然而,怀疑论者一直认为有机组织只是侵入化石骨骼的微生物</p><p>答:T.rex; D,B</p><p>canadensis; G:鸵鸟细胞显示细胞膜内部的抗DNA抗体结合的小的局部区域</p><p>抗体对鸵鸟细胞的反应性增强,这与现存细胞中存在更大量的免疫反应性物质一致</p><p> B:Trex; E:B</p><p>canadensis;和H,鸵鸟骨细胞对碘化丙啶(PI)(一种DNA嵌入染料)呈现出对细胞内部相似的小区域材料的正反应</p><p> C:T.rex; F:B. canadensis;和I,鸵鸟对4',6'-二脒基-2-苯基吲哚二盐酸盐(DAPI)的细胞反应,这是另一种DNA特异性染色剂</p><p> Schweitzer及其同事继续积极支持,最新证据来自对霸王龙和加拿大棘球绦虫的骨细胞的分子分析</p><p>分离细胞,当暴露于靶向蛋白质的抗体时,细胞按预期反应</p><p>当恐龙细胞经受更多涉及靶向DNA的抗体的测试时,抗体与表观细胞膜内的小的特定区域中的物质结合</p><p>质谱法揭示了恐龙骨骼提取物中蛋白质的氨基酸序列,其与存在于所有动物细胞中的肌动蛋白,微管蛋白和组蛋白4的序列相匹配</p><p>一些微生物具有相似的蛋白质,但测试表明土壤衍生的大肠杆菌以及两个恐龙样本周围的沉积物未能结合肌动蛋白和微管蛋白抗体,其与含有骨细胞的提取物结合</p><p> Schweitzer及其合作者在Bone杂志上发表了他们的研究结果,

查看所有